过河卒_第十九章 人在祖庭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十九章 人在祖庭 (第1/3页)

  赤明宫。

  天罡真人坐在主位上不发一言,其余人便也不好开口说话。

  不过有一个人例外,那就是北辰堂的副堂主,这位出身太平道陆家的三品幽逸道士轻声开口道:“这是失礼。”

  他没有具体说是谁失礼,可所有人都心知肚明。

  同样出身太平道的李命之立刻附和道:“就算大真人看重她,也不意味着她可以如此倨傲无礼。”

  天罡真人终于开口了:“再等一炷香的时间。”

  两位三品祭酒道士都不再说话。

  一名当值的七品道士在旁边的香炉中点燃了一炷香。

  赤明宫中一片静默。

  还剩下半炷香的时候,一个身着素淡道袍的女子趋进了赤明宫,不见丝毫慌乱。

  落在等待的众人眼中,一时不知该赞叹她有静气,还是该斥责她目中无人。

  在女子进入赤明宫后,当值的道士便将赤明宫的大门重重关上。

  女子先向独坐主位的天罡真人行礼,然后解释道:“启禀真人,我在来此路上不慎迷路,以致于迟到,还请真人责罚。”

  天罡真人的脸上露出几分笑意,道:“紫府的道路确实复杂了些,下次注意,坐吧。”

  此时的赤明宫中,正中一张大案,是为主位,左右两排桌案,除了天罡真人独坐正中主位之外,北辰堂的副堂主坐在左边桌案首位,下首是度支堂副堂主李命之,赵教吾坐在右边首位,下首的位置空着。

  这个空着的位置便是给张月鹿留的,三人都是三品幽逸道士,唯独张月鹿是个四品祭酒道士,这显然就是职低位高了。

  天罡真人的态度,还有座次的安排,再加上先前的闲杂话语,都能看出张月鹿的不俗。

  按照规矩,张月鹿这时便应自己谦让,说些不敢之类的推辞话语,然后众人再捧她一下,这才落座。可张月鹿竟然没有谦让,而且对天罡真人以下那些人不但不行礼,连看也不看一眼,便坦然走到那个位子前坐了下来。

  在座众人,尤其是三位三品幽逸道士的脸色便有些难看了,但因为天罡真人在场的缘故,也只能忍着。

  如此一来,张月鹿刚好与李命之相对而坐。

  李命之下意识地望向张月鹿,两人目光交汇一处,李命之顿时一凛——张月鹿的双目好似寒星一般,透出逼人的寒气。

  这种无形的气势让李命之吃了一惊,不由收起了先前的轻视。

  这一切都被天罡真人尽收眼底,这位掌堂真人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变化,只是轻咳了一声,说道:“议事吧。”

  赤明宫中顿时寂然无声,人人正襟危坐。

  天罡真人望向张月鹿:“西域的事情,你已经知道了,我这次把你从北辰堂调到天罡堂,就是打算让你来主导此事。轮值大真人那边,我已经禀报过了,大真人的意思是,考虑到你的年龄,品级上还是保持四品祭酒道士不动,不过可以暂行副堂主之权,你是什么意见?”

  一堂之中,只有一位堂主,由参知真人担任,可副堂主却有多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